★加入收藏 | ★联系我们

柳冠中:中国设计要走独立之路

来源:网络    时间:2018-08-20

 

  柳冠中,1984年创建了我国第一个“工业设计系”,是我国工业设计学术带头人和理论家。年过古稀依然担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责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他的“生活方式说”、“共生美学观”、“事理学”等理论方法在国内乃至国际设计界都产生了导向性影响,形成了中国自己的设计理论体系。

 

1、设计要解决实际问题

 

  柳冠中:1974年底,我有机会进入到当时的北京建筑设计院研究室工作,接的任务就是室内设计。为外国领事馆设计灯具,我当时在北京主要灯具厂蹲点了一两年。我发现灯具设计存在很大问题,很多灯具就是为了好看,而且都是照猫画虎。即使如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如此金碧辉煌,但当木制的三米吊顶层上的白炽灯全部点燃时,温度非常高,因此每次开宴会都需要有一个消防班待命,甚至有因消防员好奇而出现过金属工具掉落,倒插到餐桌上的事故。

  根据调研,我把自己设计的隐蔽式灯具图纸交给当时灯具工厂总设计师,他却说你设计的叫灯吗?原来在总设计师心中只有人民大会堂那样的大型吊灯才叫灯,然而西哈努克行宫的层高根本满足不了这个要求。有亮无型竟然不叫‘灯’?但经过反复论证之后,后来实际施工中就是根据我的设计做的。这让我突然明白一个道理,我要的不是灯,而是照明,这也是我延续至今的理念,设计要解决实际问题。设计一个东西是要能被制造、流通、使用和回收。

  1978年恢复高考,工艺美院也恢复办学,但当时老师严重短缺,工艺美院就写了份报告,要求招收研究生,并上报相关主管部门。我当时就抓住了这个机会,重回工艺美院,攻读工业美术专业研究生也就是后来的工业设计,仍在潘昌侯和奚小彭的指导下学习。我的毕业论文题目是《标准化组合化之美》,也是基于当时做灯具设计实践的研究基础上完成的。

 

2、设计界被科技和商业绑架了

 

  柳冠中:我一直在讲课当中强调工业化概念,这是结构概念,这是系统概念,钱老讲了一辈子系统。

  中国的城市设计,不光世界上,所有的学术界,大家讲的都是元素、元素、就是不讲结构。不讲系统,强调的都是个人、精英,这是不对的,这不是工业化。德国足球之所强大,是因为德国足球队是团队,强调整体的力量。咱们中国现在问题实际上还是小生产社会思想,还是没有系统观念。

  这样思想下进行的设计不是工业设计,是商业设计。现在市面上大多数都是针对时尚进行的设计。时尚是什么?时尚是短命鬼,是商人挣钱的最好的借口。他们利用老百姓这种追求时尚的心理、利用品牌优势打动消费者让他们进行消费。

  所以,现在是设计太弱了,设计根本没有立场,整个设计界基本上被科技和商业绑架了。现在大家都想着挣钱,设计界也天天讲商业模式。设计师讲商业模式这是班门弄斧的行为。设计师的优势不是商业模式,商业模式那是商业的事。而科技是双刃剑,可以造福人类,也可以毁灭人类。商业只要不违法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他要利润,要流通,要挣钱,所以都提倡时尚。

  给技术做包装,给商业做包装,这是中国设计的问题。现在迫在眉睫的问题是我们设计界不清醒。这些问题不解决,中国的设计不能独立,永远是商业奴隶。设计要有理想,那理想就是什么?就是人类未来不被毁灭是靠设计,而不能只是商业、科技。

 

3、艺术关注个人,设计受惠大众

 

  柳冠中:我经常说艺术是很美,是皇冠上的宝石,是金字塔塔尖但是艺术追求个人,我跟你不一样才有价值,对不对?我跟你一样那是拷贝,就没有创新价值。所以艺术追求什么?浪花掀起来,阳光照上去,五彩缤纷的出彩虹好看,对不对?设计和艺术之间有千丝万缕地联系,但是最根本的一点不一样,我们关注的不是浪花。商业关注浪花,艺术关注浪花,科技关注浪花,而我们设计关注什么?海平面是否提升,这是我们工业设计的责任。因为工业设计最大的优点就是把过去被少数人垄断的所谓的艺术,皇家的、有钱人的工艺美术的东西变成了让普通老百姓也能够享受的文明。因为它大批量,因为它价钱降下来了,它能普及到民众,这是工业革命以后最大的业绩,也是对人类最大的贡献。

  工业设计恰恰让大部分老百姓受惠,而商业恰恰利用这点,向大部分老百姓收钱。而我们现在社会不明白这点,我们设计界自己也不明白这个。

 

4、必须从战略的角度去设计

 

  柳冠中:作为设计来说,最重要的是目标,而不是功能、形式。现在中国的设计公司多起来了,企业都在搞所谓新产品,一年出一万个新产品,也不见得能使中国强起来。不深入研究中国的需求、塌下心来打好基础。我问你,明年洗衣机什么颜色?这能从市场调查出来吗?看着好像是走群众路线,其实真正的还是扯群众的尾巴。

  所以,必须从战略的角度去设计。我经常说,我设计的不是杯子,我卖的不是杯子,你要是设计杯子你设计500年还是杯子,但人实际上要的不是杯子。要的是什么?设计思考的是不同人在不同环境、不同时间、不同条件下解渴的工具,这是设计师的思维。

  外观是设计最浅的层次,设计师是要解决问题的。这就是我提出的“事理学”,就是做“事”,解渴的“事”在先工具在后,是被选择的、被定义的。

  其实中国人的传统精神是对的,中国人讲“事物”、“事物”,事在先物在后。现在我们被“物欲”迷惑了,若整个民族都把占有物放在前面,那就真腐败了。

  再比如,手机,就是为了解决人们通信、记录、传递信息的问题,但也许再过几年,手机的概念就没有了,也许一个墙面就可以实现了。这才是设计,不是物是事,是解决问题。

  当然,光靠设计师一个工种,当然不行了。设计最大的特点还是分工合作。所以没有什么狗屁大师,把设计当明星去捧,那又会走弯道。设计是把各专业、工种集成整合一起解决问题的,不是你一个人能完成的。

  企业家要有这样的意识,并不是说今天卖杯子明天卖烟灰缸,这不叫转型,杯子还是杯子,但要把产业链做好,要加深合作,不要自己去弄材料,做电镀,商业环节尽量减少。成本就降低了,那竞争力就大了,利润就提高了。这就是要有一个整体协调的产业链。

 

5、未来中国设计要走的是独立之路

 

  柳冠中:说到遗憾,就是中国的或者世界的设计并没有真正到来,这也是我的梦。我希望中国的设计走中国自己的设计路,不走现在我们市场经济这条路。市场经济可以搞,你死你活你发展是你的事,但是市场经济必须还有一个配套的东西,就四两哪怕他是拨千金的,就是国家战略,就是人类民众的底,就是中国方案,而这个国家政策我们是有的。

  设计未来应该想办法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,跟商业去平起平坐的讨论,跟科技平起平坐讨论去博弈,起码要博弈一个商业、科技、设计三足鼎立的局面。这三者是互相需要的,1万年也需要这样,所以未来设计还要走上一条独立之路。

  设计师最靠近人的核心本质的,我们都是以人为本,而人不是空洞的。抽象的人是一个具体的社会人,就是我们中国的人或者世界现在77亿人马上80亿了,中国13亿人,我们考虑的时候要考虑到中国人大多数人去进行系统设计,就是现在讲的服务设计。